手机版|商飞网站群|公司邮箱|供应商|求职者|同业者|传媒者
ENGLISH

航空小知识

无人驾驶航班,你坐不坐

时间:2019年09月16日 10:06   来源:《大飞机》杂志
视力保护色:
【字号 大 中 小】

 

  200961日,法航447航班在从巴西里约热内卢飞往法国巴黎途中,在大西洋中部遭遇了热带风暴。几分钟后,这架空客A330坠入大西洋,造成机上228人遇难。 

  4年后的7月,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架韩亚航空的班机在飞临美国旧金山机场时,一头撞上了跑道尽头的防波堤,机尾整个断裂,破裂的机身在跑道上翻滚。事故造成3人死亡,数十人受伤。 

  表面上看,这两起事故之间并无关联,但是仔细考察,它们又有一个悲哀的共性:两架飞机的飞行员都认为,飞行操纵系统能自动防止飞机在半空熄火,或者防止飞机因为速度太慢而坠机。他们都错了。 

  研究发现,这类人机混合操作系统是许多空难的一个重要原因,而且这种混淆正变得日益严重。随着自动化部件越来越多,飞行员可能在飞机出现严重故障时感到困惑,弄不清自动驾驶何时结束,自己的职责又何时开始。结果就是,酿成空难。 

  那么,现在是不是到了彻底淘汰飞行员的时候呢?许多航空业者显然就是这么认为的。他们主张,与其让飞行员待在机舱内驾驶,远不如将他们调到数千千米之外的办公室远程监督,而让飞机自动飞行。以安全而论,这确实是一个合理的方案,因为在所有致命的飞行事故当中,有大约一半是由机组成员的失误造成的。 

  如果安全得到加强,无人驾驶客机就能大大降低航空公司和乘客的花销。在美国杜克大学研究自动飞行的玛丽·康明斯指出,没有了飞行员,航空公司就能大大节省工资、模拟器、培训、医保、酒店和退休金方面的开支,从而使机票更加便宜。此外,自动飞行应该更省燃料,这也会进一步降低成本,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此外,机头部位没有了机组成员,前排乘客就能够饱览壮美的全景——当然,他们要支付一笔额外费用。剩下的关键问题只有一个:登上一架无人驾驶的飞机,你有何感想? 

  这场革命的核心是一个简单的事实:现代飞机上的大量工作都是由电脑完成的,客机飞行员已经没有多少驾驶机会了。在飞机刚刚离地30米之后,自动飞行电脑就会接过飞机的控制权,并按照驾驶员输入飞行管理系统的速度、航向和高度继续驾驶。而且,在很久之前,电脑就已经能够追踪跑道上的无线电信标,驾驶飞机自动降落了。 

  不过,自动化也给飞行员带来了新问题:当自动飞行电脑遇到了程序之外的状况,比如飞机结构发生破损,或者像法航447航班那样遭遇极端天气,它们就会冷不丁地将驾驶权扔回飞行员手里。在遭遇这些意外情况时,飞行员可能对突然到来的驾驶权手足无措。同样危险的是,机载电脑还会在危急关头向飞行员发出大量的警示信号,使飞行员应接不暇。例如,201011月,载着469人的澳大利亚航空32号航班发生引擎爆炸,650条控制电路因此被切断。然而,当机长理查德·德·克雷斯皮尼尝试紧急迫降时,他和副机长却被屏幕上闪出的120个指令菜单晃得眼花缭乱。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认识到,人和电脑的组合未必是最安全的。2013年,美国空管局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连篇累牍地罗列了人类和机载电脑组合所面临的风险。美国空管局首席调查员凯西·阿伯特发现,飞行员往往会“过度依赖”自动飞行系统,“即便怀疑系统没有正常运行,也不愿出手干预。” 

  短期之内,航空公司可以通过优化电脑系统,对飞行员加强训练,以此来降低这些风险。长远来看,降低驾驶舱内的自动化水平似乎是一个不错的法子。不过,许多航空从业者追求的是另一条道路,那就是进一步减少容易出错的人类在驾驶舱内的作用。 

  近年来,波音、空客、BAE和达索这几家企业,已经斥资数千万美元,准备共同研发一套协助飞行员应对紧急状况的计算机辅助系统(ACROSS)。该系统能够降低飞行员工作负荷中的危险峰值,以避免在危急时刻造成混乱。这个系统的目的在于,使机长或副机长能够在对方失去行动能力的时候单独应付危机。不过,它的功能还不止于此。设计者希望打造出一个能够完全取代副机长的自动飞行系统,使得客机从起飞到落地只需要一名飞行员。 

  不过,就算高度智慧的机器真能充当合格的副机长,如果唯一的飞行员也失去了行动能力,结果又会如何?在康明斯看来,要让电脑副机长和人类一同驾驶,它就必须能够在机长身体不适的时候单独控制一架飞机,自行完成起飞、巡航和着陆任务。 

  然而,如果电脑完全能胜任这些工作,那还需要人类做什么?去掉了人类,就肯定能减少人机配合中的那种混乱局面了。 

                                                

  多余的人类 

  2013年,美国航空航天局艾姆斯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成果表明,安装在新一代单人驾驶轻型喷气式飞机中的自动飞行系统,同样会增加飞行员的负担,使飞行员“在导航和飞行控制时犯错”。 

  康明斯说:“大多数研究者认为,飞行员从两人减少到一人只是一个中间步骤,最终的目标是没有飞行员。” 

  不仅如此,康明斯还相信全自动飞行时代迟早会到来。她在担任美国海军飞行员的时候明白了一点,那就是战斗机的自动飞行系统根本不需要她的参与,它驾驶飞机降落在航空母舰上的技术远高于人类。她说:“在调整方向、空速和高度方面,它都要比我迅速得多。” 

  电脑在极短时间内的操作的确优于人类,因为人眼和人脑之间的沟通速度比不上传感器和处理器之间的传输。从你看到一个需要行动的信号,到实际采取行动,中间至少要经过半秒钟的耽搁。相比之下,一台电脑从接收信号到采取行动,只需要几毫秒的时间,这是人类绝对跟不上的。 

  美军无人机的实验也证明了这一点——随着自动化程度的提高,它们的坠机率也大大下降。以往,无人机在起飞和降落过程中常有事故发生,而将这两种操作交给电脑之后,情况明显改善。康明斯指出:“降落和起飞是飞行员任务最重的时候,几乎有一半致命空难发生在这两个阶段。” 

  那么,无人驾驶客机离我们还有多远?实际上,它已经出现了:在一次试验中,BAE系统公司的一架无人驾驶客机安全飞行了800千米。此次试验旨在测试无人驾驶飞机与其他飞机以及空管员的互动情况。不过,当时飞机上还是配了一名飞行员,为防万一。 

  这架无人驾驶客机配备了未来的无人机都需要的初步机器智能——那是一个名叫“空域整合处理器”(简称AIP)的智能飞行管理系统。AIP用无线电、雷达和摄像传感器来防止碰撞,通过卫星与一位地面飞行员保持通讯。BAE的飞行工程师罗德·布坎南介绍说,AIP在接到目的地坐标之后就会制定一条航路,危险的气象情况和空中交通管制都会考虑在内。 

  虽然有了种种进步,但航空公司不太可能首先使用无人驾驶飞机。康明斯估计,联邦快递和UPS这样的货运公司会率先将飞行员的人数从两个减少到一个。这相当于是在与航空公司同样型号的飞机上试验这项技术,只是机上没有乘客。她指出,如果试验成功,这些货运公司有可能在2035年前后彻底抛弃飞行员。公司只要保留一名飞行员,让他在地面借助卫星监测不同的货运飞机。 

  现在看来,自动飞行技术的成功还可能大大提前。得益于电推进技术和智能飞行控制系统的快速发展,研究者相信,飞行轿车或“私人空中车辆”(PAV)的时代或许很快就会到来。当然,它们在商业上的成败取决于能否彻底实现自动化。工程师迈克·江普指出:“让地面交通工具飞到空中,我们不可能再采用手动控制的方式。”江普就职于英国利物浦大学,他参加了“我的直升机”项目(MyCopter project),为垂直起飞的PAV编写自动软件。他预测,飞行轿车将在2025年左右升空。 

  自动化无疑会吸引航空公司的经营者们——除了燃料,人工是这个行业的最大成本。以美国为例,资深飞行员每年的工资超过24万美元,公司还常常需要对他们进行培训。此外,飞行员的工作时间也受到了严格限制。英国考文垂大学的航空顾问多诺·威尔逊指出:“机组人员有生理需求和严格的工作周期,这些都会限制飞行时间。” 

  康明斯指出,自动化也有利于节省燃料——自动驾驶系统不会偏离最优路线,因此不会额外浪费燃料。而对航空公司和环境有利的技术也对乘客有利,因为它们能够降低票价。飞机设计者甚至还可以更改机舱内的布局。威尔逊指出:“既然飞行员不必再坐在前面,设计师就不用再遵循传统的设计。”取消了驾驶舱,乘客就能观赏到以往只有飞行员才能看到的风景了。 

  

 

  当然,自动驾驶也有一大隐患:如果系统发生故障,飞机上又没有机组成员,那该怎么办?20091月,切斯利·萨伦伯格驾驶的飞机在纽约上空出现引擎故障。在他的精心操控下,飞机在哈德逊河上成功迫降,机上无人伤亡,而一个人工智能“机长”是不可能有这样高明的决策的。 

  在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哥伦比亚分校研究风险和技术的布兰特·史密斯表示,电脑或许不能做到这一点,但是航空公司可能已经对这类特殊事件有所准备了。他说:“如果自动化能够降低坠机和伤亡的数量及程度,那么就算制造出的飞机更容易坠毁,它们的实际风险也未必会更高。” 

  不过,飞行员当然不可能心甘情愿地被新技术淘汰。比如,德·克雷斯皮尼就指出:“只有将人类的意识、知觉和预测能力都复制到一台机器中,我们才能制造出可靠的无人驾驶飞机。在此之前,拯救乘客的希望只会落在飞行员身上。” 

  英国飞行员协会发言人理查德·图默也同意这个说法:“乘客希望将自己的性命托付在两个经过充分训练、充分休息的飞行员手里,这一点不会马上改变。” 

  康明斯承认,无人驾驶飞机目前会受到大多数人的排斥。“飞行员从两个减到一个容易,从一个减到没有就难了,”她说,“这个技术难题会受到监管的阻力,还有文化的阻力。” 

  英国心理学家罗伯特·波尔指出,这种文化阻力具有深厚的根源。波尔的研究领域是航空心理学,他指出:“这种阻力源于对事物失去掌控的原始恐惧。”乘客喜欢看见一个能干的人掌控飞机,一个在发生意外的时候和他们一样置身险境的人。虽然飞行员坦言自己只是在监测自动系统,但是波尔认为,乘客仍然将他们看作是“身着制服、处变不惊的专业人士”。康明斯也认可这一观点。她说:“想在舰桥上看见柯克船长的需求是强烈的。” 

  波尔表示,航空业需要证明,无人机的安全性和有人驾驶的飞机相同,甚至更胜一筹。那么,波尔自己会乘坐一架由机器驾驶的飞机吗?“我需要大量的实验来清楚地证明它的确安全,”他说,“要是明天就有人告诉我说飞行员都到地面上工作了,我也一样会觉得担心的。我认为要人们接受这一点,并不容易。” 

打印页面

相关报道:

服务导航

关注我们:

政府机构
  • 科学技术部
  • 工业和信息化部
  • 民用航空局
股东网站
  • 国务院国资委
  • 上海国盛(集团)...
  •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
  • 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
  • 中国宝武集团
  • 中国中化集团公司
航空企业
    中国国际航空公司 中国东方航空公司 中国南方航空公司 幸福航空公司 海航集团 河北航空公司 四川航空公司 厦门航空公司 山东航空公司 上海航空公司 空客中国 波音中国 波音公司 空客公司 庞巴迪 巴西航空工业公司 美国通用电气 美国罗克韦尔... 美国派克公司 法国利渤海尔公司 美国霍尼韦尔公司 法国萨基姆公司 美国凯德公司 美国古德里奇公司 美国伊顿公司 奥地利费舍先... 美国Air Cruis... 美国B/E公司 法国西柯玛航... 美国罗斯蒙特公司 瑞士振动测量... 加拿大CEA公司 英国美捷特公司 美国普惠发动... 法国泰雷兹公司 英国罗尔斯罗... CFM国际公司 法国赛峰公司
参股企业
  • 中俄国际商用飞机...
  • 成都航空有限公司
  • 浦银金融租赁公司
媒体链接
  • 民机网
  • 新华民航
  • 人民网-科技频道
  • 中国航空新闻网
  • 中国航空报
  • 中国经济网航空频道
  • 环球网航空频道
  • 凤凰网航空频道
  • 民航资源网
  • 《中国民用航空》杂志
  • 新浪航空
  • 航空传媒
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42517号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博大道1919号 邮编:200126 电话:86-021-20888888 传真:86-021-68882919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390号